13588888888
光速生肖 关于我们
企业优势
产品中心
公司动态
成功案例
行业动态
资质荣誉
工程业绩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公司动态

《极速快三网站》_虚构的谒陵:1938年国军战机空中拜谒中山陵事件

发布时间:2019-08-24

“1938年5月7日国耻纪念日,中国空军决定由25中队队长汤卜生单机飞临沦陷后的南京中山陵上空,举行空中谒陵,以表达中国军民抗战到底、誓雪国耻的决心,告慰孙中山在天之灵。是日,汤卜生驾机飞抵南京,在中山陵上方围绕牌坊、祭坛、灵堂旋转三圈,带着举国的沉痛在灵堂上空摇翅志哀,并抛下一束鲜花。……空中谒陵成为谒陵仪式中颇具政治动员和鼓舞作用的特殊仪式,具有震撼军民心灵、坚定抗战信念、激发抗日斗志的精神感召力。”
上引是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陈蕴茜教授在2009年出版的《崇拜与记忆——孙中山符号的建构与传播》一书中,对抗战时期国军战机空中拜谒中山陵事件的描述及评价。1938年5月,南京已被日军占领近半年,中国空军单机深入陷都,空中拜谒中山陵,撒下鲜花的英雄壮举,的确极富传奇色彩,闻之令人热血沸腾,肃然起敬。时至今日,汤卜生空中谒陵的故事依然被众多专业研究者所津津乐道,并无学者对此事真实性提出质疑。然而,历史的真相是空中谒陵的故事纯属虚构,背后另有隐情。


《极速快三网站》_虚构的谒陵:1938年国军战机空中拜谒中山陵事件

2012年上映的电视剧《血战长空》第27集,刘长岭(沙溢扮演)在1938年3月12日单机赴南京空中谒陵,出发前由周至柔(吴京安扮演)交付一筐白玉兰花。故事原型即虚构的汤卜生空中谒陵事件。
从日记重构历史:空中谒陵实为空中投函
当今研究者对空中谒陵事件的描述,当然是有所谓历史证据的,不过,其仅有的依据是执行此次任务的空军第3大队第25中队队长汤卜生事后撰写的文章《五七飞京谒陵记》。这篇文章署名“卜生”,发表在1938年5月21日航空委员会官方出版的第11期《中国的空军》杂志。该文并配有插图,图片右下方中山陵祭堂附近有一面高高的日本国旗,一架战机正威风凛凛地飞临陵园上空。汤卜生飞赴南京系由何人命令呢?他在这篇文章中写道:“为告诉我们目前抗战的决心,为祈求我们继续得到总理的显示,于五月七日的正午,我奉委员长的命令:‘派×××飞京××。’午后二时,复诵完了×××将军的指示,带着这伟大的使命,我离开了汉口机场……”显然,汤卜生明确表示飞京是奉蒋介石的指令。汤氏一人所述孤证不立,我们有必要继续查阅蒋介石日记,以了解此事的前因后果。
尽管寄存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的蒋介石日记开放多年,但对于普通读者而言,想阅读蒋介石日记手稿绝非易事。不过,《事略稿本》和《五记》(即《困勉记》、《游记》、《学记》、《省克记》、《爱记》)由于大量抄录蒋氏日记,极具史料价值和权威性,且公开出版,颇受民国史研究者重视。《事略稿本》1938年5月5日条目记载:“截获敌电,得悉其秩父宫亲王于四日秘密到沪,将于六日到京,以旧领事馆为行辕,公谓应予揭发,使其不敢为恶。”5月6日条目载:“上午,主持军官训练团第一期学员毕业典礼,训话并聚餐。令空军飞京,投函于秩父宫之住所,予以警告。”《困勉记》云:“六日,截获敌电,乃令空军投函,曰:‘秩父宫今日到南京,居于彼旧领事馆,我当攻其心,使我知其行止而不加害也。’”秩父宫(1902—1953),是日本大正天皇的次子,裕仁天皇的弟弟,曾参加侵华战争并多次代表天皇到中国慰问侵华日军。蒋氏日记所述,将我们从空中谒陵的传奇故事径直拉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历史幕后。原来汤卜生飞京并非谒陵,而是向来南京的秩父宫亲王空投一封信函!


《极速快三网站》_虚构的谒陵:1938年国军战机空中拜谒中山陵事件

秩父宫亲王(图左)在南京雨花台指挥日军攻打南京
蒋氏日记对事情前后记载并不详实,读来依旧令人深感困惑,所幸负责指挥空军对日作战的航空委员会主任钱大钧在私人日记中认真写下了此事始末,可与蒋介石所记相互比对。钱大钧1938年5月3日日记云:“今日傍晚得委员长电话,命余于六日以前,准备飞机三架,并饬先研究地图,对南京日领事馆,须切注意应研究由何处前往为妥云,余已以此意知照邦初准备一切矣。”这里提到的“邦初”是指航空委员会军令厅厅长毛邦初。次日,蒋介石召见钱大钧,面授机宜,钱大钧5月4日日记载:“晚间委座召余往,告余谓日本秩父宫于六日到南京,住日本领事馆,六日前往投信,须绝对秘密,先研究路线,如何前往方可避免损失,并须先准备通信袋云。”既然蒋介石决定空军5月6日飞京投函,为什么汤卜生直到7日下午才出发呢?原来,飞京投函之所以在5月7日国耻纪念日成行,乃是一次巧合。5月6日上午,蒋介石主持军官训练团第一期学员毕业典礼,钱大钧亦前往参加。蒋介石训话后,“旋即会餐散会”。钱大钧当天在日记中写道:“余持函归已十二时许,命其缮写完成已至下午四时,邦初因余二架轰炸机未试飞完成,故改派一架,又以油量关系,改在九江起飞,然九江机场不良,致飞机陷入地面,不能起飞,未能达成任务,此诚遗憾。晚间报告委座,尚未责骂,亦幸事也。”蒋介石的本意是让空军于5月6日秩父宫到南京当天投函,而航空委员会执行不力,致使6日的投函计划失败。不知何故,6日晚间蒋介石并未责骂钱大钧,但7日清晨却打电话对钱大钧予以痛斥,而飞京投函的计划也在7日下午正式实施。钱大钧5月7日的日记对于揭开空中谒陵的幕后真相至为关键,谨将该日日记全文抄录如下:
晨起将出门时,委座来电话,询余昨预备之飞机为几架,余答一架,彼即谓何以只备一架,航委会是否为作战机关,是否能服从命令,何以如此,真是该杀云云,旋即挂断电话,余当唤毛邦初来告之,并谓余对此事,有两点不满,第一点变更成一机,余初亦未知,后改九江起程,不思九江机场不佳此两点亦为余所不满者,此后应改良作法,如有万不能做者,当时可报告更改,倘已决定,绝无更改余地,任何牺牲不能顾虑,须向此任务努力做去也。
下午改派霍克机一架,由汉口赴京投信,于下午二时出发,五时半归来,据云由汉西门向玄武湖飞行,将至玄武湖时,见大校场飞机场(该书编者将此辨识为“大校场飞机”,但日记手稿是“大校场飞机场”——笔者注)似有两机滑行,有起飞样,当由玄武湖由鼓楼俯冲,将通信袋投于鼓楼之右(即北),鼓楼南侧小(该书编者将此辨识为“之”,但日记手稿是“小”——笔者注)高地有小炮向我机射击,当向之用机枪扫射而归
晚间十时,委座又来电话询问南京天气如何,并嘱余率赴京之汤卜生队长于明晨往谒云

5月8日上午,武昌各界举行扩大纪念周,蒋介石出席并训话。钱大钧参加纪念周后即领汤卜生拜见蒋介石,钱氏日记这样写道:“旋余率领汤卜生往谒,询汤详情表示满意,余即报告,谓此次准备确有错误,务望鉴谅……”(以上钱大钧日记引文均出自钱世泽编:《千钧重负——钱大钧将军民国日记摘要》(第二册),中华出版公司2015年版)